0%

image

技术和执行力
技术是什么?技术用来解决什么问题?技术能为自己带来什么?

如上三个问题,是近半年来自己一直思考的问题。曾经听一位老师说过一句话,印象深刻。

阅读全文 »

image

自由在追寻自由的路上,像风一样掠过无数的山川,以及开满鲜花的旷野。山鹰在身后的气流中盘旋,只有它明白风的走向,又如何消失在无垠的大地。狼群在两侧高地似幽灵如影相随,它们希冀着远方有片肆意的江湖,来断一世恩仇。脚下野草按捺不住狂野的心,挣脱生于斯、死于斯的方寸之地,随风而往,在别处轮回生灭。一只迷途的蜜蜂轻落在湿润的额头,喃喃细语,无人知晓其意。只见前方瑰丽云霞,点燃了正欲黯淡下去的天宇。在冰与火的冷暖间,在明与暗相交的时光里,我一次次眺望,那云之落处的远方,是否有位美丽姑娘正在煎煮着热茶,准备好了我急于得知的一切答案。
而有些答案,早已写在了故事的开头。

阅读全文 »

image

藏语“羌塘”,意为北方的空地,狭义指藏北无人区,实则是所有北方未知的土地。大羌塘包含藏北无人区、可可西里无人区、阿尔金无人区、昆仑山无人区,这四个无人区连片在一起,构成了世界上独有的超级无人荒原。由于可可西里的概念被炒热,以至于大家一度用“可可西里”代替了这片广袤的荒原。实际上,可可西里不论行政疆域还是地理疆域都只是大羌塘这片荒原的一小部分。大羌塘,自由最后追逐之地。

阅读全文 »

image

第二次穿越大羌塘无人区已过三月,期间不少志同道合者询问事宜,今儿便呈一贴,简叙过往。

此次穿越从青藏高原的西端至高点界山大阪开始,时间4月20日,一路向东经邦达错、羊湖、若拉错、岗扎日,横穿整个藏北无人区后改由北上进入阿尔金无人区,经可可西里山脉、昆仑山脉、鲸鱼湖……在阿奇克库勒湖遇人,再三天车程至花土沟镇,时间七月五号,总历时77天。在离开界山大阪至阿奇克库勒湖的74天里独处无人区,此间行程1400公里左右,跨度四个月。

阅读全文 »

image

穷忙族来自英文单词“working poor”,原指那些薪水不多,整日奔波劳动,却始终无法摆脱贫穷的人。但是随着逐渐壮大的“穷忙一族”队伍,主要界定为每周工时低于平均工时的三分之二、收入低于全体平均60%者。这个定义又逐渐发展成一种为了填补空虚生活,而不得不连续消费,之后继续投入忙碌的工作中,而在消费过后最终又重返空虚的“穷忙”。

阅读全文 »

image

工业革命极大增加了城市规模和城市人口比例,而人群聚集会增加压力与攻击性。

技术变革导致现代社会的变化十分迅速,因此整个社会不存在稳定的框架和价值观。

有些人急于拯救自由却不愿牺牲技术带来的所谓好处,他们会提出天真的新式社会构想来调和自由与技术。

阅读全文 »